残灯孤枕梦

休恋逝水 早悟兰因

【双咩/飘柳】朔风 03 秋风词 (完)

前情提要:

远别离

朔风 01 长恨歌

朔风 02 半死桐

BGM推荐:无悔-李汉颖(二胡)

无悔-吴苏芯/黄思艺(埙/古琴)

RPS警告,OOC本质嗑人设。主角和配角死亡预警。

所有死亡的人物,除了天宝十五年逝世的柳词,都是寿终正寝。毕竟大家没成仙,时间总是存在的,在唐代活到六七十岁也算长寿了。我爱所有有原型的人物,死亡剧情安排没有主观恶意。

其实我没特别搞明白道教对生死的概念,全是瞎BB(跪

写了一点邱静贞的故事,他是《远别离》的叙述者。

《远别离》他最后说没再见过那两个人不是真话,只是澄清完了就想跑,不想让山下写话本人员继续追着他挖八卦。

 ————————————————————

三、秋风词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邱静贞并没有想到,他十九岁那年没用好的逍遥游会成为一场别人求而不得的机缘。

入纯阳的门并不难,甚至不像别的门派一般,在入门之前要细细考察根骨。凡是上山求道的,只要能解两仪之惑,清虚子都会收入门下。之后,有人静心问道以求长生,也有人潜心习武一剑动天下。然而,纯阳门下数千弟子同上经文剑术课,粗浅入门后便不能指望授课的师兄师姐一步步领着走。除非是根骨奇佳天资颖慧的奇才,要想在剑术或道法上再有进境,亲传师父的指点是少不了的。

而偏偏他没有师父。

邱静贞原本家住平顶村,天宝浩劫时与家人走散,是夜里在破屋里冻得奄奄一息时被支援潼关的师姐捡回山的。他幼年的记忆里,华山上不少建筑墙面上还有战火留下的痕迹,碑铭残损,与山下也差不了多少。但至少他们住的弟子房是不漏风的,天冷的时候还能有一盆火;师姐虽然忙着清点藏书,也不会忘了每日给他们做好三餐。但师姐天生体弱,在纯阳十年学的是读经炼丹,只能勉强修习纯阳诀和坐忘经强身健体,北冥剑气和天道剑势碰都碰不得。

于是他长到快二十岁,也只在太极广场上学了三招:四象轮回,六合独尊,三环套月。虽然藏书阁有剑谱,但无人指点,使出的剑招也是有形无神。

直到大历八年七月十五,他在夜里赶回纯阳误入雪竹林,碰到了一群前辈。他在藏书阁里也读过些传奇故事,每听到一个名字,心里都是一个激灵:这里七个人和一个鬼,个个都是在天宝初年名震拭剑园的武学大家。

那次他正好落地时不慎踩在一堆将化未化的雪上伤了脚踝,被云慕湮和夙浅带回家中疗伤正骨。素有杏林妙手之称的夙浅处理了他的外伤顺手摸上他手腕,本来是习惯性地看看有没有什么要调理的病根宿疾,片刻后却喊回了站在窗前擦剑的云慕湮。

夙浅说他内息冲撞,这么练下去怕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云慕湮,你们现在这样教弟子吗?”万花女子皱着眉头,“这么多年了,我还没见过有人能同时使气剑二宗的招式。”

云慕湮听夙浅道明原委,又听他说自己并无亲传师父,便干脆把他又送回了雪竹林。

“现在山上剑气双修的人已经不多了,要找个帮你理顺内息的人有点难。”剑宗大弟子这么说,“要是你不怕那个地方,就去找飘云凌。”

于是他莫名其妙成了别人口中的幸运儿,剑神的亲传弟子——虽然飘云凌说他应该跟师姐是同一门,一直只让邱静贞喊师伯。他自己根骨不差,又是个不折不扣的武痴,不过几年便小有所成,在长安拭剑园初试锋芒便名动江湖。

二十五岁那年,邱静贞正式出师。后来,他也收过不少弟子教授剑术,只是有一个奇怪的规矩:他在徒弟出师那一日的夜晚二更时分会把人带去雪竹林。别人都说拜见师祖怎么挑这么奇怪的时间,只有静贞真人门下弟子知道,选二更去,是因为魂灵只能在夜晚现身。

 

飘云凌隐居雪竹林三十余年,除了故友偶尔来访,就只有邱静贞隔三差五来找他。邱静贞虽然下了华山被人称一声真人,但自己年纪不大,少年成名也碰到了不少烦心事。养大他的师姐最终还是因病早逝,他心里就只剩了飘云凌这一个长辈。

一天傍晚,邱静贞正和飘云凌说着自己的四徒弟在山下和两个女侠剪不断理还乱的故事,暮色渐沉,年轻道人起身去找火石点灯。一转身,却见原本精神还不错的飘云凌以手支额似是睡着了。邱静贞本想告辞,让飘云凌早些休息,但无论如何都喊不醒他。

邱静贞对医术一窍不通,只知道他呼吸如常,也能摸到脉搏跳动。只是这样看来怎么都不对劲,他想了想,运起逍遥游去天街找来了裴青华。

夙浅前些年已经过世,只有一个徒弟留在华山。裴青华没出师前没少拿邱静贞练手,如今也是小有名气的医者。他见邱静贞推门进来,笑吟吟地放下笔,“说吧,又是哪个徒弟?划了手还是扭了脚?要是是你那四徒弟的心病,我可治不了。”

邱静贞没心情跟他说笑,“是飘云凌师伯。”他见裴青华一下子收了笑意,“我不懂医术,应该没有外伤,看起来什么都很正常,就是喊不醒。”

裴青华抓了针囊,“我先过去,你去老君宫找云前辈。”

 

年轻医者顶着云慕湮的眼神整整探了两刻钟脉息,妥帖地拉好被褥。“静贞说得没错,看脉息一切正常,与普通人睡着的时候并无差别。”他在云慕湮开口前补了一句,“只有一件事,寻常人无论怎么睡,也会本能感觉到疼痛。我已经用力掐合谷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云慕湮和邱静贞都不怀疑裴青华的医术,在这时反而更加感到束手无策。裴青华低头捻着夙浅留给他的针,“我毕竟经验不够,不过有一个人或许能想到办法。”

邱静贞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剑者的手劲捏得他生疼。“谁?”

“我师伯,神医圣手花舞剑。”裴青华试图甩开邱静贞,“只是他也好多年没出终南山了,不知道他肯不肯来。”

邱静贞自知方才激动过分,“我与花前辈只有一面之缘。”他面露苦恼之色,“要不你写张拜帖?”

“不必,”云慕湮自踏进密林别院起第一次开口,“我去青岩找他。”白发道人仿佛是笃定了花舞剑会答应上山,“有几日时间?”

裴青华想了想,“最好三日,最多……五六日吧。虽然没病,但一直不饮不食也撑不过去。”

“好。”云慕湮转身出门,“三日以内,我带花舞剑回来。”

 

“确实没病。”花舞剑第二日傍晚就被云慕湮拉着到了雪竹林。“倒是有点像阿浅那时候,你记得吗?”他抬头问云慕湮,“唯一不一样的就是,阿浅的脉息是三天里慢慢弱下去的,他的脉息现在还正常。”

云慕湮合眼点了点头,“记得。花舞剑,没有办法了吗?”那年夙浅自知年寿将尽,至少还和他们说了两句话,甚至来得及把她留在万花的药材藏书托付给裴青华。

花舞剑站起身来面向窗外,“什么办法?”他的声音仿佛有点颤抖,“我以为你们修道的人不在意生死——不对,羽化飞仙永脱轮回不是好事吗?”

或许还有人,不,是魂灵,还在等着他呢。花舞剑咬咬嘴唇,还是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我不是说这个。”云慕湮拉住花舞剑的衣袖,“我想,他也没来得及跟静贞说什么。万一他还有什么托付……”

花舞剑长叹一声,“倒是有办法可以试,不一定有用。”他转身直视云慕湮,“先行折叶笼花以防万一,然后用商阳玉石深入经脉。你要试吗?”白发医者的眼中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悲怒,“经脉震荡是什么感觉,不用我说吧?虽然有笼花能保一口气,但他本身几近衰竭,用这种以毒攻毒的办法,还不如安稳点睡过去。如果不饮不食,也就这一两天的事了。”

室内一下子陷入沉默,只有屋里的灯花轻轻爆开。

“试试看吧。”云慕湮移开了目光,“那年……他也没来得及。”

花舞剑雪白的睫毛颤了一下,良久才点头,“好。”他一甩衣袖,“青华,你先行针护他心脉。”

花间游心法何其霸道,即使花舞剑只用了两成内力,又有裴青华的折叶笼花,沉眠两天无知无觉的飘云凌咳了两声,眉头紧皱地睁开了眼睛。

“……花舞剑?”他第一眼看到的是站在床前袖手仰头的医者,“你不是说……要老死青岩……再不出山的吗……”

“云慕湮绑我上的华山。”花舞剑还是当年的脾气,“你不是也说不出雪竹林吗?要是我徒弟来找你,告诉你还能见我最后一面,你下不下山?”他话说的虽快,到后面却也带上了哭腔。

飘云凌疲倦地勾了勾嘴角,“当年长安拭剑园的人,也不剩下多少了吧。”

一直在一旁按着飘云凌手腕的裴青华拉了拉花舞剑的衣袖,花舞剑会意:“云慕湮让我弄醒你,你徒弟在这里。”他让出榻边上的位置,示意邱静贞走过来。

“师伯。”邱静贞强忍泪水,在床头半跪下来,“我……”

飘云凌抽回右手,摸了摸邱静贞的头发。“你之前跟我说的……徒弟大了,这些儿女事你是管不了的。”

邱静贞只能合上眼点头,“我晓得。师伯,还有什么事情要徒弟做吗?”

“有什么事啊……”飘云凌的声音渐渐弱下去,“我私心留了那两把剑那么久,也该送回去……还有……把笛子和我……一起放在断崖下面吧……”

“前辈!”裴青华抬头,眼中的焦急显而易见,“笼花气劲撑不住了!”

花舞剑泪流满面,劈手夺了裴青华手里的针囊,将一根针用力刺入合谷穴。

“花舞剑你!”飘云凌疼得倒吸一口气,“就这些了。”他勉强转头看着负手背对他站着的云慕湮,“多久了……三十多年了吧……”

“第四十年。”云慕湮没有回头,“就剩下我和花舞剑了。”

飘云凌轻轻笑了一声,“我总觉得我不一定会走。”他合上双眼,“或许会跟他一样——”他的右手慢慢垂落在花舞剑手上。

屋里的灯闪了一下,又重新亮起来。

 

次日清晨,剑宗大弟子云慕湮将渊微指玄、赤霄红莲二剑归还纯阳宫。

四日后,静贞真人携弟子葬其师于华山深渊,雪竹林从此再无人迹。

那是贞元十一年十一月,距天宝十四年乱起,正好四十年。

 

凛凛孤松垂暮云。空庭修竹静胡尘。征烟烽火误兰因。

皓雪千寻埋剑骨,长风一夜葬清魂。谁人共与话黄昏。

——调寄《浣溪沙》

-End-

 ————————————————

写完以后发现,明明打着飘柳tag,柳词却只在1/3的篇幅里有戏份。要不还是当清水粮食向看算了……

天一冷我的文风就放飞自我。

最后的词有一个平仄bug,然而不想改了,拗着吧

评论(6)
热度(7)

© 残灯孤枕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