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灯孤枕梦

休恋逝水 早悟兰因

论出产刀子的方法

以下歌单,是分别在写《远别离》《朔风》以及《梅花落》时听的歌。

食用愉快。

为什么没有链接呢,因为欧洲不能用云音乐了,哭出声。


《拂雪》-不才 

“此生都溯游,执念未肯休,只因一字未看透”

“愿君知我意,相思未肯休,坐忘半生人去后”


《风雪不归人》-左杭 

“风一更 雪一更 只身入我相思门”

“西窗晨 南檐枕 风雪盖过论剑峰”


《薤露词》-苓苒(5sing)

“但焚尽锦书 深眠兰骨 挥弦目送归鸿 逝从容 别去三生路 故人离殊 便倾手中幽烛 悼相逢”

“晚照寒江暮 萧萧野渡 又见一年春风 过平芜 默默凭...

【五松越清水向】不似少年游

RPS预警,OOC,本质嗑人设。

你觉得是友情就是友情,是大三角就是大三角,甚至是利益相关互相套路。是藕断丝连互相亏欠还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是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还是长安道上利深名切,因为我也不知道我顶着红眼航班和时差写了个什么玩意儿。

安史之乱后期玄肃“双悬日月照乾坤”背景,时间线在《三尺雪》和《剪烛看吴钩》中间,游戏里开洛阳城地图之前。

推荐BGM:《春晏》-簇水

“一约三十载/别离苦/世路各奔忙/冰轮转清光/故地秋凉”

——————————————————————————

黄鹤断矶头,故人今在否?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刘过《唐多令》...


虽然袖子穿模但是…真香。

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手呢.jpg

玉楼春·本意兼拟决绝辞

三月金台春寂寂。露重星疏山惨碧。

青溪红药静无言,漏尽更深闻玉笛。

昔结同心身比翼。裂席割袍今未惜。

应嗤儿女怨参商,分袂扬鞭无所忆。


萌rps吧,该毕业的要毕业,该爬墙的要爬墙。

意难平有意义吗?挂id好玩吗?

【双咩/飘柳】朔风 03 秋风词 (完)

前情提要:

远别离

朔风 01 长恨歌

朔风 02 半死桐

BGM推荐:无悔-李汉颖(二胡)

无悔-吴苏芯/黄思艺(埙/古琴)

RPS警告,OOC本质嗑人设。主角和配角死亡预警。

所有死亡的人物,除了天宝十五年逝世的柳词,都是寿终正寝。毕竟大家没成仙,时间总是存在的,在唐代活到六七十岁也算长寿了。我爱所有有原型的人物,死亡剧情安排没有主观恶意。

其实我没特别搞明白道教对生死的概念,全是瞎BB(跪

写了一点邱静贞的故事,他是《远别离》的叙述者。

《远别离》他最后说没再见过那两个人不是真话,只是澄清完了就想跑,不想让山下写话本人员继续追着他挖八卦。

 ———————...

【飘劫】梅花落

RPS预警,本质嗑人设的OOC。圈地自萌勿扰真人,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三尺雪》里去了西域再也不能回中原的飘劫,很短很短的小段子,没头没尾的一个场景。

含一点点魔改的历史背景:安史之乱于763年结束,同年吐蕃攻陷河西陇右。至公元790年,安西北庭与长安的联系完全断绝。

建议配合以下三首诗食用:

《河湟有感》司空图

一自萧关起战尘,河湟隔断异乡春。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

《古歌》无名氏

秋风萧萧愁杀人,出亦愁,入亦愁。坐中何人,谁不怀忧?令我白头。胡地多飚风,树木何修修?离家日趋远,衣带日趋缓。心思不能言,肠中车轮转。

以及文中提到的李白《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

【剑气无差】怀雪

一个古老而狗血的阵营梗。

————————————————————————

我是在华山长大的,我师父是个道士。华山纯阳宫闻名天下,师父也跟我说他算是纯阳的外门弟子。听说纯阳的门好入,要成为入室弟子却天资与勤奋缺一不可。我想了想,师父一不像个根骨奇佳的高人,二是个砍柴都乱砍一气的懒人,恐怕是要被逐出师门的。

话虽然这样说,师父出去坑蒙拐骗装神弄鬼的时候,一招一式看起来也有点样子,毕竟我们师徒二人还要靠这个混点饭吃。

小时候被他抓着练舞剑,我看不懂剑招,但还挺好看。他说,要是没有方士的活接,带着你去卖艺也能让我们两个不至于饿死。

后来我长大了不想呆在山里,软磨硬泡要出去闯荡。师父看了我一...

【双咩/飘柳】朔风 02 半死桐

RPS预警,本质嗑人设的OOC。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主要角色死亡的鬼网三。

虽然今天若初写信祝我斗酒百篇,但我还是卡文卡到爆炸。我写的是什么玩意儿啊?


二.半死桐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


飘云凌从老君宫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二更时分。前几日才刚把战中受损的房屋修理完毕,成年弟子们这些天又开始忙着誊写缺角的碑铭、校点散佚的藏书,一个个忙得不可开交,便干脆停了入门弟子的经文晚课。

他还未走到两仪门,便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奔跑。脚步声凌乱,踩在雪上的声音又轻盈,恐怕其人并没有多少武学底子,可能是入门不久的小孩子。

“你们贪玩就算了,毕竟年纪还小。夜里雪深看不清路,万一摔倒—...

【双咩/飘柳】朔风 01 长恨歌

中元节宜写鬼网三,《远别离》的当事人视角。

RPS预警,本质OOC,只是嗑个人设。圈地自萌,勿扰真人。北极圈最后的倔强,但是自己的腿肉真难吃。

*《远别离》的主人公说的是风九卿,因为山下的人熟知的是这个化名。这篇里他的朋友们还是喊他柳词的。

 ——————————————————

千仞易涉,天阻可越。昔我同袍,今永乖绝。

——曹植《朔风诗》


一.长恨歌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地上的雪快化了。

这里一下子回到了以前的样子,四周安静无声。只有风在青竹间吹过,偶尔卷起一两片积雪的竹叶。原本那叶子应该落在白皑皑的雪地里,再很快...

【剑气/云词】剪烛看吴钩

《三尺雪》之后七十年的故事,两组非典型剑气花,有原创人物。
二十多个蠢段子,内含极微量的松越/五枫/飘劫/花舞剑x阿七。
历史背景全是魔改,因为剑三本身跟历史的时间线就不怎么好对。
省略RPS不知道多少字的须知,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GO↓

01
巴陵明明是天气晴好、遍地杂树繁花的好地方,怎么走了一炷香时间就到了这个鬼地方?
李明珏躲在树干后面,心惊胆战地看着泥泞小道上走过的人。不,青灰色的皮肤,呼吸声都听不到,恐怕根本不是人。早知道会走进这里,还不如被浩气抓走。
他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落脚前还要仔细看看附近有没有枯枝,生怕发出什么声音引来更多奇怪的“人”。
绵绵细雨把他的黑发打湿贴在颊边,李明珏在洛道昏暗的...

© 残灯孤枕梦 | Powered by LOFTER